Browse Author: admin

1452_a536

他说到这里,顿了顿,又道:“说真的,那个恶心的怪物利用我做了很多事,我要谢谢你们帮我除掉了他,没有他的控制,拥有这些力量,感觉真的不错呢!”

听他一脸嫌恶地提起那个邪恶的产物,叶安安一时也拿不准阎子峰心里的想法了,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半晌没有发话。

兰斯则冷冷开了口:“谢就不用了,若非当初安安要留你一条性命,你现在哪里还能站在我们面前,演这么一出戏!”

阎子峰唇角微勾,目光看向一脸警惕的叶安安,眸中闪过一抹痴迷之色:“我的确要谢谢你……只是我到底该叫你安安,还是塞壬?”

“不管是安安,还是塞壬,始终都是我!”叶安安冷静地答道,拿不准阎子峰此刻心里究竟打的什么算盘:“阎子峰,你恢复了记忆,自然也都知道我们的身份,你费尽心思来这里参加娜娜的婚礼,究竟有什么用意!”

“我只是很好奇血族的婚礼而已,这有什么不对吗?”阎子峰挑了挑眉,一脸坦然地笑道。

叶安安眉头微皱,实在不相信阎子峰只是因为好奇心,所以来这里参加娜娜和江亦诚的婚礼!

“我看你分明是心怀叵测,还不快交出玛丽?”菲力也气势汹汹地站在叶安安身边,怒吼着说道。

“我对玛丽又没兴趣,我看你是误会了……”阎子峰耸耸肩,并不承认自己抓走了玛丽。

“那么安德烈呢?你最近一直在找机会接近安德烈,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?”叶安安立刻追问道。

“安安,别这么紧张,我承认我是有点故意接近安德烈,不过我对他毫无恶意!”阎子峰摇头淡笑,温和地说道:“安德烈是个很有趣的小孩,而且力量竟然如此强大,我自然会有些兴趣……”

“安德烈和玛丽一起失踪,他们究竟在不在你的手上?”叶安安此刻已经不知道阎子峰究竟是说的真话还是假话了,就连他隐瞒失忆和力量的事都如此之深,让她隐隐觉得,经历了被邪恶产物附身,然后又恢复记忆的阎子峰,再也不是原来那个单纯的人类!

俏丽辣妹王婷婷清新街拍

“他们不在我手上!”阎子峰摇摇头,表情前所未有的诚恳:“我是无论如何,都不会对付安德烈的,至于玛丽,也是你和兰斯的亲人,我如今已经不算是一个普通的人类了,才加入你们的世界不久,还有很多事情不太明白,又怎么会给自己树敌?”

叶安安还想说些什么,菲力却根本不相信阎子峰的话,气得朝他挥起了拳头:“你别睁着眼睛说谎话了,我看你根本就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!”

“我想这个词,好像更适合身为狼人的你吧!”阎子峰嗤笑了一声,挑眉说道。

“你——”菲力气得就要冲上去暴打阎子峰,却被兰斯挥手阻止了。

“他这一次没有说谎,玛丽和安德烈不在他手上!”兰斯淡淡地说道,菲力还有些不信,叶安安却相信兰斯的判断。

1446_a547

温雅的沉默让精灵王觉得往事不可追,他叹了口气,转而看向沈炎萧道:

“如果我告诉你,我并没有扣押沈玉,你会信吗?”

“你觉得呢?”沈炎萧冷笑一声。

精灵王苦笑道:“事实上,不管你信不信,我确实没有扣押你的父亲,当日我将你母亲和你父亲抓起来之后,本意确实是想要将他们分开来关押。但是,在你父亲被关押后不久,月光城来了一只银龙,它将你的父亲带走了,带去了哪里,我并不知道。”

沈炎萧微微皱眉,她并不相信精灵王的话。

可是温雅却在听到精灵王的话后露出了一丝惊讶的神情。

“母亲?你知道了什么是吗?”沈炎萧看着温雅诧异的目光问道。

温雅咬了咬唇片,“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那只银龙应该是龙狮。”

“龙狮?”沈炎萧一脸的疑惑。

精灵王却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。

“你说龙狮?六翼银龙?它为什么会把沈玉带走?”

温雅拉住沈炎萧的手,眼底带着一丝欣慰,一丝无奈道:“你的父亲沈玉,他是一个优秀的男人,你知道我当年为何会在万千人类中注意到他吗?因为我在见到他的第一天,他的身边就站着一名龙族。”

魅力脸蛋时装装扮

沈炎萧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自己的震撼了。

她老娘凶残的可以和银月护卫队的总队长对打,她老爹居然也是当仁不让,跟龙族勾搭上了?

沈炎萧瞬间觉得,血缘什么的果然有着巨大的影响力,和她父母一比,她圈养妖魔的事情似乎也算不上什么惊世骇俗了!

“六翼银龙,是龙族巅峰的强者,你父亲是个很有趣的人,你知道吗?你父亲并没有和任何魔兽签订契约,关于这一点,连你爷爷都拿他无可奈何,旁人不知道,沈玉他实际上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契约兽,只是那不是魔兽,而是龙族。”

好么!她老爹居然连龙族都能摆平!沈炎萧彻底给她老爹跪下了。

龙族可以说是除了神族和魔族之外最强大的存在,一身龙鳞比人类最坚硬的盔甲还要强韧,随便抓一只过来,体积都不比朱雀小。

龙族生性贪婪,它们喜欢收集各式各样的宝藏,将那些堆积如山的宝藏囤积在自己的巢穴内,龙族的巢穴堪比人类帝国的国库!

曾经有不少人类想要偷取龙族的财富,结果屠龙骑士没做成,一个个都成了累累白骨。

如果说精灵对人类存在很大的偏见,那么龙族对人类简直可以说是不屑一顾!

精灵好歹还会和人类进行一些交易,但是龙族根本不屑于人类交谈,在他们看来,脆弱的人类简直和地上的蚂蚁没什么两样。

沈玉到底有多大的能耐,居然能够和一只龙族签订契约?

而且还是龙族之中仅次于八翼金龙的六翼银龙?

沈炎萧简直难以想象,她的爹妈凶残指数直接爆表,她瞬间觉得自己的这点小成就简直弱爆了!!

0014_a551

“我知道了,”仍然是没有生气的声音,而夏若心只是看着外面,却是对沈意君真的感觉陌生了起来,

她宁愿不要的这样的生活,她的唇角有些嘲弄的勾了起主。

而沈意君看到她脸上的有些薄凉的笑时,却是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到了一种心虚,连忙的拿开了放在夏若心头发上的手,似乎她的头发会扎痛她的手指一般。

是的,就算没有扎痛她的手,可是已经扎痛好她的心。

门再一次的关上,没有人看到夏若心微带着透明的脸颊很快的滑下了一滴泪水,染上她的眼中的绝望。

落下间,有些绝望的凄美。

她小心隐藏起了所有的心思,她的心,她的情,只是沉默看着楚律与夏以轩,是的,妈妈说 很对,只有夏以轩这样的公主才可以配上他。

只是,每看一眼,她才发现,原来这些年对于那个小哥哥的感情竟然一点一滴成为了她的习惯,她怎么可能不想,怎么可能不爱。

而现在甚至每一天,她都在受着煎熬。

楚律抱着夏以轩纤细的腰肢,黑眸一敛,快速的俯身,在夏以轩还没有缓过的神的时候,重重的吻住了她的唇,他对她与所有的女人都不一样,因为,她,是他自小定的小新娘。

“律哥哥……”夏以轩眼睫轻轻的朦胧一下,这样的感觉真好,她发现自己好爱律哥哥啊。

“你要快点长大,这样,你就可以嫁给律哥哥了,”他伸出手宠弱无比的轻抚着夏以轩的脸,只是眼神在看到不远处的人影时,悠然的冷了一下。

俏丽美人古朴经典古装秀

又是她。

夏若心。

夏若心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上,脸色刹白无比,原来,知道远比自己看到还要疼几分,她以为自己已经痛的习惯了,只是没有想到,那样的感觉仍然是要撕裂了她一般。

她转过身,只是一道黑影落在她的脸上,猛然的抬头,楚律就那般随意的靠在墙上,他深冷的五官隐约透着一些杀意。

“你喜欢我?”他的声音冷的如同冬日的风一样,让夏若心的身体似乎可以从中间一分为二,就这样凉了,冷了,痛了。

夏若心只是躲避着他的眼神,因为,他的眼神让她无所适从。

是的,她喜欢他,不,是她爱她啊,她可以骗过所有的人,却是无法去骗自己,

楚律站直了身体,走近的夏若心,伸出猛然的抓住了她的下巴,“我警告你,收起你的自作多情,如果你敢让以轩受到一点的伤害,我会让你生不生死,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地狱,你伤她一根头发,我就会毁你一头的头发。”

他说的残忍无情,夏若心只是轻轻的点了一下头,一滴透明的泪水落在他的手背之上,而他只是甩掉她下巴,手背后晕开的水渍,竟然让他的心格外的不舒服。

他讨厌女人的哭,尤其是这个女人无息的哭。

他大步的走开,只是留下了一个伤心欲绝的女人望着他的背影,似是要将他的一生都映在自己的眼底,还有灵魂里。

她转过身,只是伸出手将自己的手背放在了自己的唇边咬住,却是尝到了微苦的泪水,原来,她是真的很爱哭。

国产成人无码app

   “阿姨怎么知道的?”凉晨坐了下来,手中端着的汤挺暖手的,不过,她却是还没有打算喝,主要是因为刚才那碗汤的味道真的太特别了,她实在是喝不下去了,她不怕自己喝了之后会后悔,而后一辈子都是记住这样的味道。

   保姆笑呵呵道,“凉晨小姐的脸色,还有唇色就知道了,你这样身体,要好好的调理,不然的话,很难怀孕的。”

   凉晨一愣,将手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上面,这话她已经听很多人说过了,说是她宫寒的毛病太严重了,所以,很不容易生育,可是她现在已经快要36岁了,再不生的话,以后可能就要生不出来了,但是,她这身体,怕是以后就只能去做个试管婴儿了。

   可是她却不想自己的孩子是通过那样的手段得来的,那种冰冷冷的出生方式,她总是感觉不像是自己的生出来的孩子。

   “凉小姐,你可以试一下多喝这些汤,保姆再是说道,这是我家祖传的方子,当年我怀我家老大之前,也是严重的宫寒,医生的意思,也是我可能生不出来,当时我婆婆还要我家的老头子跟我离婚,后来我妈就找来这方子,我喝了一年的时间,就怀上了。”

   “言小姐也有这方面的毛病,她也一直都是喝着的,虽然食补慢上一些,不过安。”

   “凉姐,试一下吧,”言欢喝了一口汤,也是劝着凉晨,“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因为汤生孩子,可是我却是知道,喝了这个,可能你痛经的毛病就会好上一些。”

   她是知道凉晨也是同她有一样的毛病的,因为她见过的,疼的时候,她也是在床上打滚的,疼了整整一天,人才是缓了过来,和她以前一样。

   而她现在已经好的很多了,最起码,不会疼的到处打滚,疼的会哭。

   现在已经没有陆逸照顾她了,所以她就只能自己照顾自己,自己保护自己,不让自己疼。

   “真的有这么灵?”凉晨看着自己手中的端着的碗,还有这一碗不知道是什么做的汤,其实单是闻味道就知道不怎么样了,可是竟然是可以治病的。

   “贵在坚持,”言欢再是抱起碗喝了起来。

   嘟嘴卖萌女孩纯真的样子

   “好吧,”凉晨咬了一下牙,言欢都是能喝的下去的,她又怎么喝不下去,她年轻的时候,也是这么苦过来的,说不定机会就在这些汤里面。

   她也是将汤端了起来,放在自己的唇边,刚是喝了一口,差一些没有让她给吐出来,这都是一些什么味道,而言欢好像也没有多大的难受,她想味道也应该是不太差的,结果不喝不知道,一喝之后,才是明白,到底这是怎么样的一种差,差到了极点

   她喝了一半,就不想喝了,可是最后还是将这余下的半碗都是喝了下去。

   晚上的时候,帐篷外面可以听到风吹着树叶的声音,如果心情不好的话,可能听着听着,就如同鬼哭狼嚎一般,令人恐惧,那种沙沙沙的,树叶在掉都会,摩擦着,被吹落着。

   几种声音都是混在一起,竟然也不是单纯的风声了。

   言欢拿出了自己的手机,手机刚一亮,屏幕的蓝光就照在了她的脸上,也是刺到她的双眼,有些难以睁开,她用手指将自己的眼睛挡了起来,然后就这样抱着被子翻了起来。

   手机里面,还存了不少的照片,她最早的时候偷拍的陆逸,后来还有时不时她拍出来的几张,虽然不多,总共是二十多张,可是这样翻着,就似乎也是翻不到底一样,也直到很久以后,她才是知道,原来不是翻不到了底,只是因为那这些照片,一直都是循环着,而伤也是在她的心底如此的循环着。

   她抱紧了怀中的被子,将手机放在了一边,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是睡着了,只是睡着的她,仍在是皱起秀气的眉头,似乎一直以来,就没有再是睡的安心过。

   第二天,一大早的,她就已经起来了,开始在林子里面的安地带跑了起来,这时有他们用真山真石建造出来的部落,沿着这些跑着,可以呼吸到大自然的空气,少了在钢筋水泥的生喧闹以及生硬,多了一些惬意与自然,虽然说,吃的可能没有城市那里多样,可是似乎很多人的身体也都是跟着好了起来。

   这时确实是是一个好地方,如同心无顾虑的话,那么,可以看成是一次与众不同的生活体验。

   她站在一颗大树之下,就这样靠着树,吸呼声也是配合着风声,此时她真的希望自己就是背后的这棵树,没有思想,那要有多好。

   而天气真的越来越冷了,一片树叶轻轻的飘落在她的眼前,她伸出手,将树叶捏在了手里心,再是轻轻的转动了起来,他们所拍的也就是真正的四季的变化,现在还不是最难的,最难的,也就是拍到冬天了,因为冬天会冷,虽然说,每一年都是冷,可是之于他们而言,他们的身体记下的,却永远不是冷,而是要习惯各种的冷。

   部落里在,大家仍然是在加紧的存着粮食,不过今年粮食他们存的不少,虽然说多了几个人,可是因为时佳他们的布过了陷阱,陷阱里面,都是一加了一些强力的麻醉药,所以整个部落到是多了一些其它没有的进项,有时一些大型的陷阱里百,也能够捕捉到了以前他们需要几个人才能够抓到的动物,而在这些日子里面,姚小玉已经做好了几床的大被子,都是兽皮做成的,相当的暖和,而且她也是有用这些做了棉衣,还缝了几双鞋子。

   整个秋天都是在他们的存粮中过去的,当是秋天的脚步停下的过去,而天也是越发转凉之时,时佳就发现,他们打猎现在在是越来越难了,以前一天下来,除了够一天的消耗之外,还能够存上一些,可是这几天就开始存不住了,过几天之后,可能都是要开始吃库存的东西了。

   而现在其实才是刚是入秋而已。

   不过还好,他们存的食物已经足够上一个冬天,再是吃的省上一些,吃到明年的天春是没有问题的。

萝卜视频下载安装

   沈炎萧虽然是术士,可是云戚却从不让她去喷任何沾染了血腥气的咒术。

   云戚曾经说过,术士这一条路上,有很多的危险和诱惑,那些强大的咒术同样会给施咒者带来巨大的反噬,获得强大力量的同时,灵魂也会堕入深渊,从此被心魔笼罩。

   禁术,之所以被叫做禁术,其一是因为它们本身的存在,就是违反自然之力的,其二则是因为,大部分的咒术所需要的媒介,都是死者的部件或是活者。

  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,禁术就是榨取他人的灵魂,去做一些逆天改命的事情。

   沈炎萧从未见过真正的禁术是什么样的,可是青君今日使用的这两种东西,让她深刻的体会到,云戚的话都是真的。

   强压下内心的震撼,沈炎萧面无表情的将打开盖子的尸油拿到了青君身边,青君看了一眼沈炎萧,用那只带着白手套的手,接过瓶子,往瓷碟里倒了一些。

   “把那地上的东西擦干净。”青君又命令到。

   沈炎萧看着房间里的一小块空地,那里绘制着一个法阵,从那隐隐传来的气味,沈炎萧可以猜到,这法阵也是用血水浸泡过的骨粉兑着尸油绘制的,只是那法阵看起来并不完整,没有释放出它本该创造出来的东西。

   是转生法阵?

   沈炎萧无法确定,看着那法阵下的地板脏兮兮的样子,沈炎萧可以想象得到,青君一直以来都是在这里试验自己的转生法阵是否成功。

   沈炎萧找了块抹布,将地上的法阵擦干净。

   青君已经混合好了骨粉和尸油,从一旁取了一支笔,粘着混合物,走到了空地边上,蹲下身子,专心致志的在地上绘制新的法阵。

   活力四射阳光美眉清新自然写真

   这一次的法阵和沈炎萧擦掉的有些许的不同。

   沈炎萧有预感,青君对于转生之术已经有了一定的把握,只是他尚无准确的法阵,所以要一步步的试探,一点点的改善,直到法阵成功为止。

   沈炎萧在一旁静静的看着,趁着青君专心绘制法阵的时候,她快速的将桌子上的书稿扫了一边。

   那些书稿上,被画了许多法阵,每一个都差不多,只有细微的地方发生了一点变化。

   青君已经摸到了方向,只是在确定。

   之后的两天里,沈炎萧除了照顾药铺之外,更多的时间,则是被青君叫到实验室里,帮他打下手。

   看着青君越来越紧皱的眉头,沈炎萧很清楚,他的研究还没有得到满意的结论。

   这两天的时间,沈炎萧将整个院子摸了个门清,可是她发现,除了实验室里那些意外收获之外,青君的家里,压根就没有什么可以榨取的情报,连他的房间里也是空荡荡一片,根本没有任何书信。

   沈炎萧不可能在这里继续同青君耗着,若是青君这里再得不到什么线索,她就要立刻离开,前往其他魔将所在的主城,打听敌情。

   上天许是眷顾沈炎萧这个无良小贼,就在沈炎萧准备离开的时候,老天爷又将一件好事送到了她的眼前。

向日葵草莓丝瓜app下载苹果

   “沈景,我们必须谈一谈。”断源盯着沈景道。

   沈景受宠若惊的看着断源,这“未来岳父”不是一向看他不顺眼吗?怎么突然间要跟他谈一谈了?

   沈景觉得很惊悚。

   两个小时以后,沈景神清气爽的从地牢里走了出来,一旁断源的脸色十分的难看。

   断源将补偿给沈炎萧的宝石和水晶币都如数奉上。

   水晶币是他自掏腰包,宝石么……

   看看站在一旁重获自由的沈景,自然就知道其中的奥秘了。

   沈炎萧敷衍的点了点宝石的数目,随后就把东西收到了纳戒里面,不过她立刻给朱雀一个眼神,朱雀再次跳出来提条件。

   “这件事情暂时这样算了,不过你必须发出通告,告知翡翠城里所有的精灵,月光部落是无罪的,这些宝石我们还是要放在月光交易行出售的,要是因为这样的事情影响到了月光交易行的生意,这笔钱可就没的算了。”

   断源很爽快的点了点头,已经被坑的血本无归的他,哪里还有反抗的力气,只想着早点把事情完结,他好去抱着自己瘪了的荷包哭一会。

   断源答应,在明天一早发出告示,还月光部落清白。

   沈炎萧这才鸣鼓收兵,满载而归的和月光部落的精灵,以及沈景离开了城主府。

   一字马少女元气慢慢清纯靓丽

   “谢谢你。”月光部落稍微年长的精灵感激的看着沈炎萧,朱雀最后提的一个条件对于他们而言实在太珍贵了。

   月光部落已经背负了太多的骂名,如今正努力的想要洗刷屈辱,若是再背负上这一重罪名,可就是雪上加霜了。

   “不用客气,这本来就是因为我给你们带来的麻烦,自然要彻底解除才好。”沈炎萧笑着点头,今天发生的一切,都在她的计划之中。

   朱雀的叫嚣,她的劝和,洗脱月光部落的罪名,遗失的宝石和水晶币……还有把沈景这个不老实的叔叔给救出来。

   沈炎萧早已经在心中筹划好了一切,如今的结果,不过是她统筹后的效果罢了。

   只怕断源做梦也想不到,自己会被这么个小家伙坑的体无完肤。

   他非但不会知道是沈炎萧计划的一切,反而还因为沈炎萧的“好性子”而对她评价颇高。

   无知者真是幸福啊!

   “不知二位可否愿意到我们部落坐一坐?我们也好谢谢你们。”月光部落的精灵提议道。

   沈炎萧倒是没有推辞,她本来就想去了。

   沈炎萧和朱雀接受了月光部落的邀请,而沈景这个被所有精灵都忽略的存在,却默不作声的窜了出来,笑呵呵道:“那什么…可以算我一个吗?我东西都在被关押的时候丢的差不多,求收留一天。”

   重获自由的日子很美妙,但是他把所有的宝石都抵押给了断源,身上更是一枚水晶币都没有,绝逼是要被饿死的节奏!

   月光部落的精灵看了看沈景,眼神有点纠结,但是犹豫片刻之后,他们还是同意了沈景的请求。

   ……

   更新了9章,3章补昨天的,6章今天的,还差2章下午补上。(=。=我真的有补……)

污美女视频app

   “言小姐,你能不能告诉我,我不过就是上了三天的班,你是怎么把自己给弄成了这样的,这明显的就是砸的,也不知道言欢怎么对自己下的去这样手,恩?”

   “不小心摔到了柜子上面的,”言欢动了动自的额头,伤的挺重的,不但是又红又肿,还是破了皮了,而现在能成这样已经算是不错了,最起码看起来,不是那么严重,虽然说,还是严重了一些,因为挺疼的。

   “我一会让何易彬过来一次,这都是撞到了头了,”陆逸都是有些惊弓之鸟了,毕竟,小光脑子里面现在都是有血块在的,也不知道言欢这一撞,会不会把自己的有脑袋给撞出一个脑震荡出来。

   “不用让他过来了吧?”言欢真的感觉自己没事的,而且她真的不是撞的,她只是磕的,磕在了桌子上面,所以,也没有那么严重的,当然也不会将自己给撞出问题来。

   而陆逸是不可能会听言欢的话,不大一会儿的工夫,何易彬就过来了,反正他到是没有什么不情不愿的,也不知道是不是就是当医生本身就是脾气十分好,就从来没有发现,他时不时的往这里跑有什么了不乐意的。

   “我看看啊,”何易彬小心的撕开了言欢头上面的创可帖,言欢疼的微微的皱了一下眉,当是创可贴撕扯皮肉之时,她本能的就是感觉到了疼了。

   “伤的不轻啊,”何易彬看着言欢的伤,“不过也不重,不用担心的,”他再是替言欢处理了一下伤口,

   “好了,没有什么大的问题,这是磕的,所以应该也也是没有撞到头,”他再是问了言欢几个问题,言欢都是条理清楚的回答了。

   “还好,”何易彬也是松了一口气,“放心吧,没有大的问题,不过以后可以小心一些,”他对着言欢笑了笑,“要是被我家罗琳知道,你把自己的脑袋给砸伤了,还是伤在这么一个面子的问题上,我想她都是要气到过来掐你的脸了,一不小心,都有可能把儿子给气的提早生出来。”

   何易彬现在句句都是不离自己的老婆还有孩子的,这简直就是新一代的炫娃狂魔了。

   “她快要生了吧?”言欢也是真的感觉吧事事无奇的,似乎不久前她还是让罗琳嫁给何易彬的,结果等到她再是睁开双眼之时,罗琳的孩子都是快要生出来了。

   “还差几个月呢,”何易彬嘿嘿的笑着,不过也快要了,要是我儿子早产的话,可能还不足月就生了呢,就是可惜了,是一个。

   黄色围巾女孩穿米色大衣拉萨旅拍图片

   何易彬对此到是有些失望的,按着他和罗琳的年纪,可能也就只是生这么一个的,孩子当然是越多越好,他们又不是养不起,他妈妈不羡慕别人家,可是就是羡慕陆家,可能很多人都是羡慕的,如果论家世的话,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,普遍的都是家境不错的,所以家里的孩子当然也是越多越好,而通常的他们就只能生一个,哪像是人家的陆家,一个就来了三个孩子,一个个又是那么漂亮可爱的,他有时都是想要将人家的孩子给抱回去养。

   就是可惜,没有人会有陆家这样的好运气的,一下子就得了三个孩子,儿女双啊。

   罗琳怀的是个儿子,到是好的,言欢知道这话从何易彬的嘴里说出来,那就绝对的没有问题,

   其实何易彬是想要个女孩的,就像寻寻一样漂亮的可爱的小丫头,不过,他却也是知道,国人这都是上千年传宗接待的老观念了,不管是伊灵还是罗琳,都是生儿子的好,如果他们不想再生二胎的话。

   言欢其实还想要生一个,不过她已经知道了,陆逸是不会让她再生了,她这样的身体很难再是养到以前的巅峰时候了,而且这那个三个孩子也是差一些耗尽了她的心血,或许真的就只能生他们三个,这也够了。

   等到何易彬走了之后,陆逸再是查着言欢的伤口,“下次注意一些,别再是撞上了。”

   “我知道了,我会小心的,”言欢轻轻抚了抚自己的额头,其实还是可以感觉到伤口处传来的那种丝丝的疼痛,不过好像也没有刚才那样疼了,而且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伤,就是破了一个小口子,也不是用缝针,过几天了就好了。

   “那我今天还有没有面?”言欢还想着自己的面。

   “可以吃个白面,”陆逸了掰过了她的脸,“有伤了,忌辛辣的,酸汤面就别吃了。”

   而言欢在心里又是骂了一句朱美娜,果然是胸大无脑的女人,这再是怎么样,也是不能往她这个病人的身上撞,这下撞的她都是没有面吃了,她等了整整一天了,可不就是为了等这碗面的,可惜了,不能吃酸汤面,就只能是汤白面,那碗面如果不是酸汤的,如果不是酸辣的,那么了就少了很多的味道,少了很多味道的酸汤面,那还怎么是面。

   晚上时候,言欢都是睡着了,而陆逸还是在忙着,当是她醒来的时候,陆逸也是在忙,虽然他很忙,可是精神却是很好,就像是进入到了某种的状态中一样。

   “怎么了?”陆逸回过头,就发现言欢已经醒了,他看了一眼时间,“这都是这个时候了,你要吃汤白面吗?”

   言欢一听汤白面,就没有什么味口了,吃汤白面,还不如喝白开水。

   “我不吃了,”她翻了一下身,这是在闹脾气,也是无言的抗议。

   陆逸站了起来,再是坐到了她的身边,然后将被子拉到了她的肩膀上面,“这些日子你就忍着些,等你的伤好了之后,你再是给你煮面吃好不好?”

   “好,”言欢回过他,握了握他的手,“你去忙去吧,我在这里陪你。”

   恩,她在这里陪着他,让她坐着,她累,还是躺着好,而且听着陆逸敲击键盘的声音,其实是一种享受,不过就是陆逸太忙了,她睡了一觉醒来,他还是在忙,而灯也一直都是亮着的。

   言欢小心的坐了起来,她轻轻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,如果不碰的话,到是是没有多大的感觉,也没有多疼的,不过,要是一碰的话,那种疼痛还是有。

柚子直播怎么还要邀请码

   陆光走到了秦郁诗的面前,然后也不知道怎么的,就在她的面前蹲下了身子,他还是第一次如此的看走眼了,他的小秘书现在到不像是灭绝师太,而像是小龙女了,还是一个高度近视的小龙女。

   他拿起了手中的眼镜,亲手给秦郁诗带好。

   秦郁诗眨了一下眼睛,总算的,她闭上了眼睛,也是松了一口气,找到了就好。

   而她习惯的向上推了一下自己眼镜,终于的可以清楚的视物了,当然,她的安感也是回来了。

   而她一抬头,就对上了陆光的一双桃花眼,不由的心头也是跟着微微的一震,然后她装成若无其事的,将自己的头发用胳膊上面的皮筋给绑了起来。

   这下有些像是白日那个灭绝师太的模样了。

   “老板,你来我家做什么?”

   她站了起来,也是偷偷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,还好,她的睡衣向来都是十分保守的,不然的话,还真的无法见人了,不然的话,她明天上班的时候,一定会尴尬。

   陆光田〃裂开嘴一笑,他直接就坐到了秦郁诗的沙发上面,小小的沙发,还算是可以,单身女人的公寓,能弄成这样子,已经很不错了。

   “诗诗啊,你老板今天无家可归了,被赶了家门,什么也没有带,所以也就只能在你这里窝上一晚上了。”

   “行吧,沙发给你,”秦郁诗无所谓,反正就外面的沙发,其它的陆光别想,卧室可是一个人最是隐蔽的地方,就算是老板也不能强占。

   而陆光是个什么性子的人,她还是了解的,他这个人不要看平里对谁都笑,尤其是女人,感觉像是花花公子的,其实不是,他只是谈笑间的虚伪,袖内藏了一把杀猪刀,别人的花丛中过,半点不沾身。

   白衣清纯美人手捧气球迷人写真

   他是压根就离了三米远的。

   陆家的人向来都是洁身自爱的,对于男女关系,也都是有些洁癖在,如果要是陆光敢沾花惹草,游戏人间的话,不要说陆逸了,陆齐第一个都是会将他给打死。

  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,那就是秦郁诗很明白,自己就这样一幅尊容,可是让陆光起不了多大的兴趣。

   所以,她很安。

   当然陆光可以到她这里来,她也是应该感觉十分的荣幸才对,最起码,这是陆光看的起她,把她当成哥们儿的最好的表现。

   她刚是准备给自己拿床被子的时候,却是听到了一道声音。

   “咕噜……”

   “什么声音?”她回头,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面的陆光。

   陆光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大方的承认。

   “诗诗,我饿了,你有没有什么东西吃?”我不挑的,随便来一点就行,泡面也成。”

   “我家里没有泡面。”

   秦郁诗不吃泡面,所以家里也不会存这种东西。

   “我去给你煮碗面去。”

   秦郁诗没有办法,都是把老板给收留了,看起来,老板的肚子也都是要跟着顾上一顾才行。

   她认命的走进了厨房里面,打开了冰箱,看看冰箱里面还有什么东西在?

   有菜,还有鸡蛋,也有她下午回来的时候,自己手擀出来的面条,这本来是她给自己明天留着的,看来,还真是留不住了。

   陆光可是她的衣食父母,这衣食父母的肚子,她还是顾着一些好。

   没有多久,她就已经从厨房里面端出了一碗面,一会再是端出了两个热好的馍馍,放在了陆光的面前。

   面上面放了一些葱花,还有几粒花生米,也是倒了一些红油,这看起来,卖相到是不错,而且从这碗面看来,秦郁诗应该是经常会下厨的,所以也就是说,这碗面应该不难吃,就算是有些难吃,那么也应该不会拉肚子才对。

   陆光拿过了筷子,也是不客气的吃了一口,

   结果这第一口下去,就知道是不会吃到拉肚子了,面的味道可是相当的不错,好吃。

   他再是伸出手拿过了一个馍馍,就咬了一口,一点的贵公子的形象都是没有,现在他还是什么贵公子,非明就是一个落魄的流浪汉罢了。

   他把一个馍馍吃完了,再是拿过了一个,也确实的都是饿到了。

   直到他将最后的一口汤喝完,肚子也是饱了,当然把面和馍馍都是吃光吃净了。

   他满足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,这味道真不错。

   秦郁诗站了起来,再是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里面,然后她就抱出了一床的被子出来了,自顾的走到了沙发那里再是铺好。

   “老板,我这里地方小,就只能委屈你了。”

   “有个地方睡就行了。”

   陆光还真是不挑的,有个地方睡就好了,总是好过,他蹲在人家的屋檐下面强,那时不是冻成了鬼,而是要被人给笑掉了大牙。

   秦郁诗再是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牙刷出来。

   “老板,我这里有牙刷的,是没有用过的,如果你要洗澡,可以用。”

   而她的话还没有说完,陆光就已经从他的手中把那支新的牙刷一把给抢了过去,然后大摇大摆的走进了浴室里面。

   他打开浴室的门,里面还真是干净,就连马桶也都是刷的光亮如新,也是没有什么异味,到是让他的心里舒服了一些,不然的话,他这么有洁癖的,还不委屈死。

   他拿过了一边的沐浴乳闻了一下。

   是这个味道啊,他现在总算是知道,秦郁诗身上的那种干净清爽的味道是从哪里来的,分明就是用这个的。

   他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,也是丢在了一边,这才是洗起了澡,当是热水冲下的时候,他不由的都是打了一下冷战。

   再是想想外面的天气,都是不敢想象,如果他的真的要是一晚上流浪在街头的话,明天不知道会不会被人发现他已经被冻到僵硬的尸体。

   关了水,他扯过了一边的浴巾,也不管是不是秦郁诗用过的,反正他是一点也不嫌弃,他用浴巾将自己的下半身给裹了起来,不然怎么办,他哪里有衣服穿的,就先是这么将就吧,明天早上让小秘书去公司里面将他的衣服拿来就行。

   他出来的时候,秦郁诗都是将自己的房间的门,给关上了,她本来都是睡的好好的,结果某男一来,又是吃,又是喝的,硬生生的扰人清梦了不说,还要闹到半夜两三点钟。

草莓免安装

“以轩,我是阿姨,阿姨以后给你很多的好吃的,会陪你玩,会像你的爸爸一样爱你的。”

或许是因为沈意君笑的太温柔,还是那样的声音真的会让一个小女孩喜欢,夏以轩眨了一下自己的双眼。

“那你会像爸爸一样,只喜欢我一个人吗?”她问着沈意君,手却紧紧的抱着夏明正的脖子,如果只爱她一个人, 真的会陪她玩, 会做好东西给吃她,好么,她可以把她的爸爸分她一些。

沈意君有些为难,下意识看着站孤零零站在了一边的女儿,只是在看到夏以轩小脸上的不悦时,只能是点了一下头。

“是的,阿姨会爱你一个人 。”

而夏若心却只是呆呆的看着她,“妈妈……”她小小的唇不时的动着,眼泪闪闪的,从眼中落了下来。

而沈意君确实是做到了,对于夏以轩来说,她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妈妈,她给她自己所有的耐心,所有的家,甚至,连给夏若心的那一份都给了她。

饭桌上,沈意君抱着夏以轩,正在喂着她吃饭。

“妈妈,我要吃那个,”夏以轩看着夏若心好不容易才夹到了碗里的一个小蛋糕,非得要不可。

而在听到那一句妈妈之时,沈意君真的感觉自己都快要哭了,她终于是叫了她妈妈了。

“轩轩,那是姐姐的,爸爸再给你夹一块,好吗?”夏明正不悦的训着女儿。

“没关系的,姐姐应该让着妹妹的,”沈意君连忙的哄着怀中的夏以轩,手放在了夏明正的手上,然后从夏若心的碗中拿过了那一个蛋糕,有意的忽视夏若心的小脸上的委屈。

额带白羽的纯净空灵天使女孩

是的,姐姐就要让着妹妹,所以, 她把一切都让给了她,包括,她的妈妈。

而夏以轩只是咬了一口,然后就不吃了。

“喂,还给你。”夏以轩拿盘子一推,推到了夏若心的面前。

“你不是很爱吃吗?那就吃吧,”她霸道说着,反正,她才是夏家的小公主,而这个夏若心,什么也不是。

夏若心低头看着那个被咬了一口的蛋糕,只是咬咬自己的唇,她无助的看着沈意君,妈妈……

“那是妹妹给你的,你应该吃才对,”沈意君故意忽略女儿眼中的泪光,仍然小心的喂着怀中的夏以轩。

夏若心低头,她拿起了一边的小叉子,吃了起来,只是吃的却不是甜甜的味道,而是苦苦的味道了。

妈妈,我不想吃,真的不想吃了。

只是,她却只能吃下去,因为妹妹让她吃,她就得吃。

医院内,夏以轩不时的哭着,我不要要抽血不要抽血,她在夏明正的身上不时的挣扎着,看着夏明正也是心疼不已。

“轩轩,听爸爸的话,不疼的,抽一点就可以的。”

“不要,不要,我不要……”夏以轩不停的哭闹着,让医生也是无从下手,而夏若心只是偷偷看了一眼医生手中那个粗大的针管,也是小小的发了一下抖。

那样扎进去一定很疼的。

黄片软件都有哪些

厚厚的信封,里面装着一大叠的信纸,没一张信纸都洋洋洒洒写了满篇。

“我眼花了,斗神居然要看人类写的信了。”龙神的三观再次被刷新。

修没有理会,他想看,是因为他知道,如果沈炎萧在这里,一定会第一时间去看这封信,在那个小丫头的心中,最让她割舍不下的,就是幻灵的五个小伙伴。

“给没良心的萧萧和杨昔:

你们这两个混蛋,说走就走,这都大半年了也没个消息送回来,我鄙视你们!!不过本大爷大人不记小人过,暂且放你们一马。你们这群混蛋,说走就走,整个荒芜之地都丢给我来搭理,简直没有人性。阿雨和我哥去了神月大陆,齐夏那腹黑的奸商也跑去神域修炼去了,大爷我真是空虚寂寞冷啊!不过我相信,三年之后你们回来,一定会有所成就。

这封信,一来是鄙视你们两个了无音信的混蛋,一来是为了告诉你们,阿雨和我哥那边送信回来了,阿雨的身体已经彻底好了,但是他们在得知你们都跑去修炼之后,决定暂时留在神月大陆提升自己的能力。

对了,还有一件事情……

我……

可能要暂时离开光明大陆了,前不久日不落来了一批特殊的客人,他们邀请我前往他们的大陆学习剑术,我已经答应了,在走之前,我会把荒芜之地的事情安排好,三年之后,你们归来的时候,我也会准时回来。想不想知道我去哪学剑术了?啊哈哈,本大爷我跟矮人跑了!萧萧,我知道杨昔会留在潜龙大陆,但是如果你未来会到矮人的大陆的话,一定要记得来找我,到时候指不定我就能打赢你了……”

信件的主题只有前面一页信纸,后面都是唐纳治在交代现在光明大陆各处的情况。

四国送来的潜力精英已经在碎星宫强者的带领下走向了新的境界,荒芜之地的妖魔里也有不少已经在进阶,云戚和南宫萌萌担负起了教导术士学员的任务,叶青也收了许多有药剂天赋的学生,荒芜之地很安定,沈炎萧不比挂心。

修快速的看完这些内容,冰冷的眸子终于浮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。

阳光明媚甜筒少女清新治愈系写真

若是那个小家伙在,看到这一切,应该会很欣慰吧。

“修大人,我们什么时候去找主人?”朱雀迟疑了片刻,才谨慎的开口问道。

这都过去三个月了,修这边还是没电动静,他心里还是有些着急的。

“龙神。”修赫然间开口道。

“啊?”龙神一愣,这怎么就扯到他了?

“一月之后,跟我去一趟哀嚎深渊。”修道。

“哀嚎深渊!!”龙神彻底斯巴达了,他以前是去过哀嚎深渊,可是就算他力飞行,这光是飞过去,最少也要两、三个月的时间……这斗神是要累死他吗!

朱雀的眼神立刻亮了起来,修终于决定去哀嚎深渊接回沈炎萧了!

修转头看向海平面,半年的时间,以沈炎萧的本领应该足够解开她亡灵的封印了,是时候把她找回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