帮我找一下草莓

夏长悦忍不住激动地惊呼起来,伸手抓住了严承池的手臂。

只要一想到,他们很快就能拿到严盛的罪证,将他扳倒,她内心的激动,一点都不比严承池少。

严承池搂着她,往后退了一步,让锁匠上前检查。

“池少,这种保险箱是装了自毁装置的,只要不是用匹配的指纹开锁,保险箱就会爆炸。”锁匠的话落,周围的人都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。

严老爷子防得很深,倘若不是他的人来开保险箱,就算是他死了,也得拉个人陪葬。

“你在这里等我。”严承池将夏长悦抱到安的区域,才一个人拿着指纹模具上前。

刚走了几步,夏长悦就伸手抓住他,“我陪你一起。”

如果有危险,他们更要同生共死,让她眼睁睁的看着他冒险,她才会真的受不了。

严承池从她坚定的眼神里读懂什么,将她搂进怀里,薄唇微启。

“好。”

两个人重新走回保险箱前,将手上的指纹模具,缓缓的靠近感应区……-

严家庄园里。

美少女逆光写真出尘艳绝

严盛蓦地从沙发上站起来,震惊的看着身边回禀消息的管家,“你刚才说什么?严承池带着人去了严家老宅?他去那个地方干什么?”

“严承池带了很多保镖,将严家老宅前后都围起来了,不让人靠近,属下派出去的眼线,打听不到他们具体在做什么,只知道他们都进了主宅旁边的小书库。”

管家恭敬的回答。

“小书库?”严盛深深的皱起眉。

老头子死后,他就将严家老宅上下前后都搜查了一遍,就连老头子生前的卧室和书房里隐藏的保险箱都被他找出来了。

严承池还想从那里找到什么?

更何况,他就算想要找当年的证据,也该去老头子当年经常逗留的地方找,跑一个只有一堆废书的书库做什么?

“不对,肯定有哪里不对……”严盛十分警惕的说道,背着双手,在客厅里来回的踱步。

他已经很确定,林华那个老家伙是被尚凌司给劫走了,虽然现在他的人联系尚家,尚凌司还没有给他准确的回复,但是至少,人也没有交给严承池。

严承池明知道林华被尚凌司带走了,不急着去营救,还跑回严家老宅,这当中,肯定有什么猫腻!

“你赶紧去给我问清楚,当时追捕林华的人,有没有看见林华给了严承池什么,或者是听见林华跟严承池说什么?”

严盛蓦地抬起头,朝着身边的管家吩咐道。

整个人开始不安的搓着手。

林华,该死的林华……

他当年怎么就把这么重要的一个人给算漏了,居然以为他这么多年没有出现,就真当他死了!

管家很快就急匆匆的走回来,“老爷,当时第一批抵达的人说,他们到的时候,严承池正在跟林华说着什么,看见他们,才开始撤离。”

“果然如此!”严盛脸色一沉,“还愣着做什么?快去备车,带上人,回严家老宅!”

严盛话落,就率先着急的往外走。

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